隰之荷华

一篇人鱼的自述,未完(想扩列)

深海无光,老海怪说过。

我想就是因为这样,所以他的长相并不好看。

我见过那些代表光明的天使,在我曾经浮上海面的时候,那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,久到我快忘记。不过,似乎与忘记也没有什么区别了,烦躁地一巴掌拍在一只海怪头上,啊,它是老海怪的孙子,和老海怪一样丑。

我是深海里的异类,我长得和人鱼一模一样,但是,我不认为自己是人鱼,因为我是和老海怪一起诞生的。

人鱼,事实上并没有居住在深海,我们称他们所居住的地方为中海,而他们却认为他们住在海底,我们住在深渊,似乎也没什么错。

深渊中——好吧,我用一下那些晚辈的说法——的生物都是创世初就在的。

深海无光,因为上帝不喜欢我们,大概是因为老海怪他们太丑了,无奈地摇摇头,如果当年浮上水面的是我,说不定上帝便会赐予深海一道光。

虽比不上天堂,却也不至于堪比地狱。

那样的话,深海应当会孕育出一两个堪比天使的美丽海怪?

我说过,我见过天使,那是真的。

利维坦,她也是深渊中的一员,我和她关系不错,毕竟,我俩也算是深渊最好看的两人,虽然她长得不如我,但也不错了。

我见到天使,就是因为她,也就是那个时候,我才知道,原来世上还有比我更好看的生物。

他是利维坦的主人——路西菲尔,光耀晨星。

他是真的美,耀眼,我不知该如何形容他的长相,我只知道,我当时真的看呆了,这么多年,我忘记了许多,却从来没有忘记那张脸。

我有多喜欢那张脸呢?那天我潜入深海,左思右想,茶饭不思,决定接受后辈的邀请,成为咸鱼王,不是,成为人鱼王。

我想成为人鱼王之后,就可以见到他了吧。

说句实话,我喜欢亮晶晶的光明的事物,因为我长得也很光明,白色的头发,银色的眼眸,甚至连鱼尾都是金色,但是一出手必定是黑暗魔法,令人惆怅。

虽然说是人鱼王,但更多的却是一个吉祥物,我没有再见过路西菲尔,因为人鱼也很难见到天使,我依旧长年累月呆在深渊,虽然老海怪很丑,但起码我们还能打架。

【家宣】

乌夜啼,相见欢,圣无忧。
乌夜啼为混杂式家族,诚招各式才子佳人入内,东西无论,圈子不同也无事,乌夜啼,总有适合你的一款。
因为是家族,无所谓社团是否重合,我们不讲利益,只谈感情。
家主亦有几句话相赠。
仇——才子佳人,自是白衣卿相。半夏之约,当归。
司——方寸之间,万丈红尘,来一遭,当快意,何惧?
Morelli——当星星不眨眼,你将比它闪耀。
Lancer——华丽辞藻,真挚感情,我等你。

欢迎加入乌夜啼◆审,群聊号码:620997843

不知道是什么皮的智障戏

         笑着踏上断壁,看着城中的死气向上蒸腾,战争的硝烟味还未散去,城中却已了无生机。
        又一座死城,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中匕首,看着城中随意丢弃的尸体深思,若是尸体不及时处理,恐怕会引发疫病,不如,笑眯眯地从断壁上一跃而下,走向城池,由我来处理罢。
        踩在被鲜血浸泡的土地,血腥味混合着潮湿的土腥味涌入鼻腔。
        脚下的青石板上布满裂痕,脚踩上去的一瞬,丝丝血液从裂缝中冒出,濡湿了鞋底。有些嫌恶地加快步伐,真是令人恶心。
        微微运气,尽可能避开路上的尸体,尸体都是同一天产生的,腐败度却不尽相同,看来,就是这里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快步走到城中,挑剔地打量着这块布满血腥的土地,选择了一块相对干净的地方站定,抬头仰望天上的星辰,阴时已到,万事俱备,拿出怀中的招魂幡插在地上,一时间狂风大作,招魂幡随风而动,阴风已至,何不过来?
         一具具尸体从地上爬起,四肢僵硬地向着招魂幡挪动,笑嘻嘻地靠在招魂幡上,看着这些尸体一步步向着中央移动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,尸体可没有任何作用呢。
        微阖上眼,抽动手指,丝丝阴气从地底冒出,慢慢爬上尸体,厮杀罢,吾需要的只有最强者。
        尸体的动作渐渐灵活,身上泛起紫色,成僵。睁开眼,静静地看着尸体宛如发现了美味一般互相扑杀,想起了曾经第一次尝试养尸的场景,没有这么多尸体,没有招魂幡,甚至……百无聊赖地看着眼前自相残杀的戏,看着死亡者消散。
        所以说,哪怕有一日没钱了,大概凭借清理尸体也可以养活自己罢,只要不会有卫道者来说自己亵渎死者……想到这儿,却是笑出声,连这么无聊的事情都开始设想了么?
        笑眯眯地加快了阴气的输送,不少僵尸抽搐倒地,依旧拼命向着招魂幡前进,有的僵尸挣扎着吃下倒地的僵尸。适者生存,强者为尊,仅此而已。
        三日后,再次踏上断壁,笑着朝死城挥挥手,身后空无一物。
        吃得可还满意?
        呵呵,走吧,去下一座城。

心机哥哥与傻白甜妹妹(八)

女主是刘皓妹妹,二次元爱好者,兄控
刘皓妹控设定
时间设定为第十赛季,妹妹18岁,高考
妹妹无cp,刘皓cp待定
妹妹荣耀水平不错
ooc预警    文笔不好预警
能接受的继续

        或许可以说刘月不愧是刘皓的妹妹,一样的影帝,为了不让刘皓担心,刘月选择打开荣耀。
        荣耀很精彩,刘月依旧有些闷闷不乐,一路疯狂凌虐对手,刘月万年未动的竞技场积分终于在这一天迎来了突破。
        刘月百无聊赖地进行着虐菜活动,毫无精气神,直到她看到了竞技场里新出现的对手。
        刘月看着屏幕里的战斗法师,当作叶秋一样疯狂输出,一路压枪,呵呵,叫什么不好,叫叶秋吾爱,呵呵哒,打不死你。
        叶秋吾爱严格来说也算是中等偏上的水准,可惜,在暴怒的刘月面前,也只能选择“寿终正寝”。
        看到屏幕上出现“Glory”,刘月伸了伸懒腰,心情好多了,果然,坏心情还是需要发泄的。
        刘皓默默转身离开了刘月的房间,心情好起来就好,明明不关你的事,你为什么要自责呢?很多事情,我们无能为力,却也只能自己解决……叶秋……
        无论如何,时间总是向前走的,再刻骨的伤痕,在知情者的粉饰下都可以变得像是错觉。
        刘月就是如此,明明不到一周,那一夜在她的记忆里已经像是错觉一般,仿佛那只是她的一个梦,可是刘皓房间中不复存在的一叶之秋又在告诉她一切都是事实。
        很快,刘皓就要回嘉世了,在刘皓离开的那一天,刘月拉着刘皓的袖子,就像小时候一样,她想像小时候一样任性,想跟刘皓说,哥,你不要去了,好不好?想要像小时候一样无所顾忌地大声哭,逼着刘皓顺从自己的意思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,她长大了,就像她再也不是那个任性的女孩一样,刘皓也不再是那个崇拜一叶之秋的男孩了。
        最后,她只能无奈地说出一句话。
       “哥,照顾好自己。”然后笑嘻嘻地加上一句,“我想看你拿冠军。”
        刘皓摆摆手,不知是否听清。
        刘月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,笑着转过身,无论如何,我,终究是自私的。
        哥,希望你不要伤到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 或许中考真的很重要,刘月无聊地转着笔,看着眼前这些做过千百次的题,轻松写出答案,不然我为什么    都不关注荣耀了呢?
       “阿月!”刘月的闺蜜蹦到她桌子前,开心地说,“考试结束后我们去看荣耀比赛吧。我算了一下,我们还可以看一下半决赛。”
       女孩长得很是可爱,也有一个可爱的名字,唐芯。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刘月有些沉默,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不该去,“你最喜欢的嘉世不都已经淘汰了吗?还看什么?”
       “噫,”唐芯笑了笑,“告诉你一个秘密,我最喜欢的是轮回哟。”
       “呵呵,”刘月半嘲讽道,“轮回,不一定走得到半决赛。”
       “话是这么说嘛,”唐芯耸耸肩,“好吧,我主要是想约球球面基啦。”
       “成吧。”刘月应道,“我也挺好奇球球的。”
       “对嘛。”唐芯笑得眉眼弯弯,“球球那么温柔,一定很漂亮。”
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刘月想到游戏里那个实力强劲的召唤师,那个像大姐姐一样照顾她们的人,心中还是有着些许期待。
        刘月、唐芯和我是一只花边球谈了谈面基事宜后,便开始冲刺中考。
        中考一结束,两人便像是脱缰的野狗一般,在荣耀撒欢。
        因为在这一次比赛中,两人追着轮回跑,而我是一只花边球是张佳乐的忠实粉丝,看着百花进了决赛,三人拍定决赛再见。
        幻想很多时候就是用来打破的,刘月在看到我是一只花边球的时候便有了这种感觉。
        谁能告诉她,眼前这个面瘫萝莉究竟是谁?

终于再次想起来这个万年巨坑,女主阵营已加载完毕,后面的剧情将飞快发展。
PS  大家觉得兴欣的人要不要与女主相遇呢?
再PS   唐芯和唐柔唐昊没关系,但是跟另一位大神有关系,大家可以猜一猜,以及无比明显的球球。

【群宣】傲风半原创语C群

这是一片名为路丝卡的世界,传为魔神所创,后魔神不知所踪。
世界之匙被真神所掌控,几十万年前,秦非雨为带领族人回到华夏,与真神一战,战败后不愿交出族宝幻神能源,选择自爆。路丝卡一分为三——光芒大陆、北境放逐之地以及诸神大陆。
几十万年后,新一任的幻神从光芒大陆一步步走到诸神大陆,再一次与真神交战,却因魔神宫宫主带来异族的消息停战。
此后,众神之巅与逆神联盟成为诸神大陆的两大联盟。
为抵御异族,恰逢万界破,真神与幻神分别招兵买马,吸引万界之人加入。
至此,乱世起。
世有平行空间,我们的故事便发生在一个平行世界,同样的背景,不同的人。
故事,由我们来创造。

现在,光芒大陆即将开始新一轮人才输送,北境放逐之地断魂海域开启,而在诸神大陆,兽王小女儿准备大婚,万界之中,天才聚集历练之地。

本群除个别高位外,不审戏。

万事俱备,只差你
门牌号:665173662
还有更多设定,加群即可了解

【群宣】傲风半原创语C群

         这是一片名为路丝卡的世界,传为魔神所创,后魔神不知所踪。
        世界之匙被真神所掌控,几十万年前,秦非雨为带领族人回到华夏,与真神一战,战败后不愿交出族宝幻神能源,选择自爆。路丝卡一分为三——光芒大陆、北境放逐之地以及诸神大陆。
        几十万年后,新一任的幻神从光芒大陆一步步走到诸神大陆,再一次与真神交战,却因魔神宫宫主带来异族的消息停战。
        此后,众神之巅与逆神联盟成为诸神大陆的两大联盟。
        为抵御异族,恰逢万界破,真神与幻神分别招兵买马,吸引万界之人加入。
        至此,乱世起。
        世有平行空间,我们的故事便发生在一个平行世界,同样的背景,不同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故事,由我们来创造。

        该群为借傲风背景做的一个异世群。
         现在有了背景,有三条主线,期待您的到来。

66517...3662

【群宣。同人】傲风半原创语C群

         这是一片名为路丝卡的世界,传为魔神所创,后魔神不知所踪。
        世界之匙被真神所掌控,几十万年前,秦非雨为带领族人回到华夏,与真神一战,战败后不愿交出族宝幻神能源,选择自爆。路丝卡一分为三——光芒大陆、北境放逐之地以及诸神大陆。
        几十万年后,新一任的幻神从光芒大陆一步步走到诸神大陆,再一次与真神交战,却因魔神宫宫主带来异族的消息停战。
        此后,众神之巅与逆神联盟成为诸神大陆的两大联盟。
        为抵御异族,恰逢万界破,真神与幻神分别招兵买马,吸引万界之人加入。
        至此,乱世起。
        世有平行空间,我们的故事便发生在一个平行世界,同样的背景,不同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故事,由我们来创造。

        该群为借傲风背景做的一个异世群。
         现在有了背景,有三条主线,期待您的到来。

66517...3662

心机哥哥与傻白甜妹妹(七)

女主是刘皓妹妹,二次元爱好者,兄控
刘皓妹控设定
时间设定为第十赛季,妹妹18岁,高考
妹妹无cp,刘皓cp待定
妹妹荣耀水平不错
ooc预警    文笔不好预警
能接受的继续

        第六赛季夏休期,刘月初二结束,在家中无所事事,荣耀不想玩,作业不想做,唯有八卦解。
        是的,刘月选择八卦自家心机哥哥,毕竟空气中弥漫着恋爱的腐臭味,作为家中唯一的单身狗,是时候行动了。
        刘月,一个被亲友称为脑子有洞的人,探听八卦自然“不落窠臼”。
        根据一丢丢的线索,开始推(脑)理(补)。
        首先,自家老哥没有再抱怨叶秋了(重点),说明恋爱对象可能跟叶秋有关;其次,自家老哥每天忙着训练,恋爱对象是职业圈的人可能性很大;最后,夏休期了,老哥每天赖着玩游戏,偶尔出门但没离开过H市,证明恋爱对象十之八九是H市人而且是玩荣耀的。
        刘月将自己分析的东西写在小本子上,拿起自己的神枪手帐号卡,开始玩荣耀,呸,跟踪自家老哥。
        神枪手是挂在嘉世公会的,刘月每天跟着心机哥哥的魔剑士——火之木下副本,抢BOSS,经过一个多星期的细心观察,依旧不知道谁是老哥的恋爱对象……
        刘月觉得,这并不是自己的问题,毕竟每次和老哥一起离开的都不是同一个职业,宝宝心里苦,连老哥恋爱对象的职业都不知道T_T
        不是我方不给力,而是敌方太狡诈。
        刘月再次拿出自己的小本本。
        一,老哥不可能脚踏N条船;二,但是老哥每天都和不同职业的玩家离开……
        刘月无奈转笔,好烦(。•́︿•̀。),好麻烦Ծ‸Ծ,为什么会这样啊。难不成那个人还有好多个不同职业的小号?“啪嗒——”笔掉到了桌上,等等,貌似,有一个人,很符合条件啊……
        职业选手,H市,嘉世公会,跟哥哥有交流,二十四职业精通……
        叶秋!
        推理结束,看来自家老哥的恋爱对象就是叶秋了,完全没毛病,等等,刘月虎躯一震,这样来说的话,叶秋居然……cao粉???还玩办公室恋情???
        咳咳→_→,这个不重要,重要的是自家老哥的对象也找到了,自己可以停止吃狗粮了,所以,还是继续浪荣耀吧(๑>ڡ<)☆

       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,不知不觉又一个夏休结束了,刘皓回到了嘉世,准备第七赛季。至于刘月?她已经在初三的苦海中挣扎了一个多星期了。
        第七赛季,一个转折点,对于嘉世而言,这个赛季标志着大厦将倾,对于蓝雨微草而言,这个赛季标志着两队成为宿敌。对于陶轩来说,这个赛季他对叶秋的忍耐到达极限,对于刘皓来说,这个赛季是他最难过的时候。
    刘月对于很多事都不清楚,她只知道结果,比如叶秋和她哥哥分手了,分手是叶秋提的,但是她却不知道为什么,为什么叶秋要和哥哥分手,为什么哥哥会是一副心死如灰的样子,为什么哥哥对陶轩有着怨恨……或许是知道的,只是真相太过于残酷,刘月不愿细想。
       刘月知道叶秋和哥哥分手的时候,是在中考前一个月,嘉世提前结束了第七赛季,刘皓半夜给刘月打了一个电话,不停地哽咽,一句话都说不出,最后,刘月和陈夜辉一起把刘皓从酒吧里接回家。
    那一晚,刘家父母都不在家,只有刘月和刘皓,刘月照顾着喝醉的刘皓,听着刘皓不停地骂着叶秋,骂他的不负责任,骂他对自己的打压,骂他的偏心,骂他的不信任,还有陶轩,他骂陶轩过河拆桥,骂陶轩的恶心,骂陶轩势利……刘月听着他的咒骂,感觉到的却只有一种心死如灰的绝望,最后刘皓停下了骂声,只是沉默地流泪,没有声音,只有泪珠从脸颊滚下,反射着月光……
    刘月感觉到了哥哥对叶秋的恨意,也感觉到了哥哥对陶轩的怨恨,却是不知对谁的恨意更深。
    刘月,第一次感到无助,感到恨,恨叶秋,恨陶轩,更恨自己的未曾察觉。
    第二天,刘皓却是像一切未曾发生过一般,他揉揉刘月的脑袋,看着刘月一夜未睡留下的黑眼眶,笑着吻上刘月的额头,低声到:“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,你什么都不知道,好吗?”
    刘月闭上眼睛,眼泪却是唰地落下,轻声说:“好。”

小剧场
    刘月在初二假期中,在回归荣耀之前是选择了一款画风很赞的游戏在浪,yys。
    而刘月就是一个非酋,是的,就是那种玄不改非,氪不救非的顶级非酋(虽然刘月不氪),刘月一路直冲非洲阴阳师而去,20级才抽到了第二只SR——般若(第一只是雪女)。
    终于,在38级成为了非洲阴阳师,靠着一套四个针女的姑姑闯荡江湖……
    刘月一直是一个欧洲人,在玩yys之前,毕竟荣耀里有银武的人怎么可能是非酋?对于刘月来说,荣耀出隐藏简直是家常便饭。
    而现在,刘月成为了一个非的不行的人类,怎么能忍?
    后来,刘皓看不下去自家妹妹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,帮自己妹妹抽了一次,出现了刘月帐号的第一个SSR——妖刀姬……刘月感觉自己是个假人。
    再后来,刘月发现自己哥哥是一个人形锦鲤池,再再后来,刘月有了日月同辉。
    刘月觉得自家父母大概是把幸运点全给了自家老哥[再见]
  
    刘皓每次看到刘月的yys名字都有着一种无奈,是的,无奈,因为那个名字太过奇葩,不过看到妹妹亲友的名字却又发现自家妹妹名字还好-_-||
   毕竟刘月的名字叫做演讲大师周泽楷,而亲友叫做温婉可人韩文清。

前文有一个小BUG,妹妹是初二结束不是初中毕业,蠢作者把时间搞错了,歉。
坑会慢慢填,后面大概会写一篇嘉世叶皓BE的番外…

心机哥哥与傻白甜妹妹(六)

女主是刘皓妹妹,二次元爱好者,兄控
刘皓妹控设定
时间设定为第十赛季,妹妹18岁,高考
妹妹无cp,刘皓cp待定
妹妹荣耀水平不错
ooc预警    文笔不好预警
能接受的继续
私设荣耀里有结婚系统

        刘皓到了训练营,也时常跟刘月联系,表示自己过得很好,很受重视,见到了叶秋,接受了建议换了魔剑士,成为职业选手指日可待。
        刘月每次都觉得自家哥哥是在报喜不报忧,不过却也不曾过多的担心,以他的能力,不至于被人欺负,反倒是妄图欺负他的人更值得担心。
        刘月上了初中,成绩还算不错,对于刘月来说,初中学业还算轻松,琵琶十级也过了,课余时间丰富,荣耀可以继续。刘月的初一,陪伴着她的便是荣耀,琵琶,以及同人画,是的,刘月还是一个荣耀同人圈的大触,甚至于她有一间专门的房间来装周边以及自己的制作的同人。
        时间过得很快,第五赛季到了,刘皓作为嘉世副队长,出道。
        发布会的时候,刘家三口排排坐在电视机面前。
        刘皓意气风发,对于许多尖锐尴尬的问题也应对地不错,刘月是为他骄傲的,而刘家父母开心于自己儿子的成就,却也有些忧心……
        发布会次日,刘皓拉着一箱行李回到家,时隔多日再次见到了父母和妹妹。
        一家人坐在饭桌旁,气氛却有些凝滞,刘月率先打破沉默,举起果汁,道:“恭喜哥哥成为嘉世副队。”
        刘皓也跟着举起果汁,附和道:“恭喜小月考了年级第一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噗嗤——”却是刘妈妈笑了出来,“你们两兄妹还打算互吹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刘月和刘皓对视一眼,同时笑道:“恭喜老爸老妈的两个孩子事业(学业)更上一层楼╰(*´︶`*)╯。”
        刘爸爸也抑制不住笑出声来,刘家的饭桌恢复了曾经的其乐融融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很快刘皓回到嘉世,刘月开始了初二的生活。
        刘皓依旧是尽职尽责的刘副队,刘月还是一个倍受老师宠爱的好学生,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,没有波澜又怎么能叫人生?
        第五赛季,嘉世成绩一般,没有曾经的辉煌,却也不负豪强之名。刘皓虽有压力,更多的却是少年意气风发,知难而上。
        刘月依旧保持着得过且过的个性,成绩虽有下滑,却依旧是班级前三,年级前十,风言风语有,但不成气候。
        第六赛季,嘉世成绩却是有所下滑,在情理之中,意料之外,刘皓压力陡增。队长不露面,战队成绩的稳步下滑,发布会上越来越尖锐的问题,刘皓感觉到了窒息……
         这一年刘月感觉到了自家哥哥的变化,沉默与抱怨越来越多,对于叶秋和一叶之秋的“吹捧”越来越少,刘月想要劝说哥哥放下,却又感觉无从下手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的刘月一直都在后悔,如果当年能早些下定决心好好劝说哥哥,是不是就不会后来的事情?可惜,错过了就是错过了。
        错过,很多时候并不是错了,而是过了。
        刘月一直在犹豫是否劝说的事情,却未曾料到会后院起火。
        先是荣耀里因为拾荒和游戏cp被人追杀,虽说拾荒是自己不对,但是莫名其妙三了别人也是令人迷醉,一团糟的游戏环境。
        而后,却是突然被自己的“好朋友”出卖。先是撞见朋友在背后说自己的长短,后又被朋友“揭发”说别人坏话的“事实”,天知道自己当时只是随意附和了朋友两句,当真莫名其妙。一团糟的学习环境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这又如何?对于傻白甜的刘月来说,对于一个佛系少女来说,游戏被人杀到要退服了?没关系,我A游戏,或者重新买一张帐号卡不就好了?被同学孤立,有些无奈,但是都初三了,还会有人专门针对么?不存在的。
        很快,刘月的生活恢复了正轨,而中考也渐渐走进。
        最终,刘月A了荣耀,分了朋友,考了第一。
  
         刘月在料理清楚自己的事情之后,发现自家哥哥恢复了正常,依旧保持着公关的标准笑容。不过有句话说得好,反常即为妖。刘月感觉自家哥哥是在沉默中变态了,打算干一票大的,却又感觉自家哥哥是恋爱了,全身散发着恋爱的腐臭味。
        当刘皓不想说一件事的时候,谁都问不出一个所以然,包括刘月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就像刘月不想说一件事的时候,刘皓也无法猜出,所以,直到中考结束,第六赛季结束,刘皓才知道,自家妹妹A游戏的真正原因。
        所谓打了小的,来了老的。坑了人家妹妹,自然会受到哥哥大人的攻击不是?
        于是,那位刘月妹妹的前任及其原配,受到了嘉王朝及第五赛季出道的职业选手组成的小分队地追杀,真是,令人心疼。

TBC

小剧场
        刘月喜欢画荣耀的同人画,刘月是一个博爱党,刘月的每一幅职业选手“单人”画都是有着职业选手本人签名的。
         签名怎么来的?请看刚刚出道的刘.嘉世副队.皓。
         每次和其他队伍打完比赛,刘皓总会拿着几幅画去找各位职业选手签名,众人习以为常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第一次要签名的时候,诸位职业选手是很惊悚的,刘皓也是很恐惧的,因为,刘月要的第一位职业选手的签名,是韩文清的(。・ω・。)ノ♡(嘉世的在刘皓还在训练营的时候就已经集齐了)
        一直以来,荣耀圈子里都流传着一则八卦,嘉世现任副队是霸图队长的脑残粉。此八卦久而不衰,哪怕刘皓把全联盟的职业选手签名都要了一遍,所有人依旧深信不疑,谁让你的第一次给了韩文清呢(「・ω・)「?

        五期生之间的关系都很亲密,应该说同期生之间的关系都很好,而五期生则是里面的一朵奇葩。
        五期生性格迥异,却是融合度极高,关系自然是极好的。所以在知道刘皓妹妹被欺负之后,五期生的职业选手小分队成立了,而五期生也是职业联盟里为数不多认识刘月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 直到今天,我才发现这里还有一个坑,待我慢慢填吧……
         虽然大概没人会看,但还是向小天使们道个歉⁽˙³˙⁾◟(๑•́ ₃ •̀๑)◞⁽˙³˙⁾,抱歉,忘了这个坑……
         再有个一两章大概就可以写到第十赛季了,在这里刘皓cp是叶皓,后面会分手,刘皓最终cp还没定,欢迎小天使们提意见(๑ºั╰╯ºั๑)
         女主不知道该不该有cp……纠结\(〇_o)/
       

游春图给赵佶的信

ooc预警

陛下:
        展信佳。
        一别千年,生死茫茫,我以为无缘再见。再杭州展览日见到您时,我很开心,真的,很开心。
        我过得很好,因为是展子虔的画,因为是四季图中唯一流传于世的一幅,因为有宋徽宗的题字,有乾隆题字,有各大家题字……只是有些不甘心,罢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还记得被父亲——展子虔作出的时候,那个时候还没有四季图,只有游春图,父亲也只是一介文官画师,没有鼻祖之称,我亦只是一幅山水画,而非所谓的传世名画……
        后来,父亲逝去,隋亡,我到了哑舍,和我的弟弟妹妹们一起,被哑舍的主人挂在里屋,虽说是我的弟弟妹妹,他们却未曾生出画灵,只有我和四季图图灵(他一直说我是他的衣服之一)在内间,说不出的孤寂,只有老板会不时进来打扫,或是与我说说话,一年一年……
        我跟着哑舍老板走过许多地方,其实,曾经也有人看见过我,我记得,就在到了哑舍后不久,有过一个叫做李思训的人曾看见过我,他并没有把我带走,听他所言,当时武氏当政,无李家宗室立足之地,他辞官隐居。后来,他时常带着笔墨纸砚前来哑舍内间,以我为模板,摹出《江帆楼阁图》。又过了几年,唐中宗即位,他受封,走了。我没有再见过他。
        我继续跟着老板走南闯北,唐亡,乱世,宋兴……经历的越来越多,看到的越来越多,渐渐的,记忆开始模糊,情感也开始变得淡漠。
        元符三年,我仍记得与您的初见。那时,老板已找到那位秦朝大公子的转世,哑舍刚刚搬到汴京,那日原本应无人前来,而那位冒失的转世孩童却是将您的堂弟带入内间,听到赵令穰的怒斥,我有些烦躁,不过一个庸人,却是打扰我睡觉。他追逐着小童离去之时,我松了口气,准备继续睡觉。却是又听到了一阵脚步声,我有些反感地看向门口,那是我至今未曾忘怀的画面——您逆光而立,一袭紫衣,手持一柄折扇,端的是浊世翩翩佳公子。而令我惊讶的是,您眼中的惊艳,您可以看见我。那时,我是开心的,已经百年余未有人能看见我了。
        您想带我走,我很欣喜,在内间待了几百年的我,终究是想要换一个地方的,但是,带我走……
        老板说出“本心”,我看到了您的疑惑以及不屑,是啊,本心,唯一可以化解四季图诅咒的方法。您答应了,您的手碰在四季图上的一瞬,羁绊产生,主人,余生我陪你走。
        随后您皇兄病危的消息传来,我看到了您眼中的惊异、迷茫以及……狂热。
        “虽有明察之资,仁义之志,一旦富贵,则背亲捐旧,丧其本心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不知,您能陪我多久……
        后来,您登基,老板将我们送至皇宫,您将我们挂在延福宫偏殿,不时会来看看我们。我喜欢看您写字作画,喜欢听您作诗,在朝堂为明君,在偏殿您是最好的才子。
         一开始您最常看的是我,而我一直未曾变化,是否说明您本心未失?我听说过您的明君之名,后来,您长大了,渐渐地将目光移向《童子戏水图》,而我颜色未失半分。恭喜您,前二十年本心未失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……后来发生了什么呢?《童子戏水图》变成空白,《落叶图》颜色渐失,您重用蔡京,本心已失,我不知该做什么,或者说,不知道能做什么,应该是,我,只能看着一切而无能为力。您依旧会在偏殿作诗,现在的偏殿已经变得更加金碧辉煌,可我却不再喜欢您的诗,又有什么意义呢?越来越多的诗,不过见证着您越来越昏庸罢了。那一日,城破,国亡,您为我题签,因为只有我还未曾褪色……
        再后来的几百年中,我颠沛辗转,身上印章愈发多了,可惜,他们没有一个是四季图的主人,我一直无法遇见您的转世,也是在这些年里,我懂得了老板的执着,我开始有些嫉妒他,他还可以一次次找到他所追寻的人,而我,却一次都没有!
        清,我遇到了可以称之为可笑的事,我被敬献给了他们的皇族,我想笑,想哭,我认识他们,我想,您也记得他们,女真——金,何其可笑,宋亡,金仍存。清的帝王——乾隆为我题字,真是荣幸!主人(划掉)殿下,我跟您说,他真的是题字狂魔,居然直接在画上题字,而且有五十八个字,真的,委屈。
        百年后,清亡,乱世,建国,我到了故宫博物馆,至此,彻底安稳下来,但是我依旧没有遇见您。
        丁酉年七月廿五,我在故宫午门展出,一波又一波的游客走过,肆意评价着我的相貌,我身上的题字、印章,看着他们或惊艳或懵懂的眼神,我有些遗憾,还是未曾见到您。
        又是新的一天,我依旧在展览区,面前依旧人来人往,依旧会有人驻足观看,直到,我感受到了一个在我面前站了许久的人,是您吗?看着那人与前世无二的相貌,看着那人眼中的怀念与悲哀,我有些想哭,终于,见到您了……
        我看到您趴在展柜上看着我,我是不是可以自作多情地认为——您还是记得我的,您,还是爱我的?我用眼描绘着您的相貌,近乎疯狂,我想把您的相貌刻入脑海,直至消亡。
    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我听到了展厅人员提醒您离开的声音,第一次,在您走后的几百年中,我第一次对一个无辜的人产生了一种压抑不住的恶意,我看着您直起身,然后离开,我看到了您一瞬间回头,我追寻着您的背影,直到您的身影隐没在人群中……
        我细细回忆着您的样子,在这一世您是一位画师吧,真好,您一定很幸福很开心吧,谢谢您还愿意来看我,谢谢您没有忘记我,我感觉到了您身后的画筒中是四季图画灵,真是,嫉妒啊,他可以一直陪在您的身边,我……终究是与您无缘了,罢,只要您幸福就好,虽然您的未来终不会有我。
        愿您一切安好,百岁无忧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丁酉年七月廿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游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