隰之荷华

游春图给赵佶的信

ooc预警

陛下:
        展信佳。
        一别千年,生死茫茫,我以为无缘再见。再杭州展览日见到您时,我很开心,真的,很开心。
        我过得很好,因为是展子虔的画,因为是四季图中唯一流传于世的一幅,因为有宋徽宗的题字,有乾隆题字,有各大家题字……只是有些不甘心,罢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还记得被父亲——展子虔作出的时候,那个时候还没有四季图,只有游春图,父亲也只是一介文官画师,没有鼻祖之称,我亦只是一幅山水画,而非所谓的传世名画……
        后来,父亲逝去,隋亡,我到了哑舍,和我的弟弟妹妹们一起,被哑舍的主人挂在里屋,虽说是我的弟弟妹妹,他们却未曾生出画灵,只有我和四季图图灵(他一直说我是他的衣服之一)在内间,说不出的孤寂,只有老板会不时进来打扫,或是与我说说话,一年一年……
        我跟着哑舍老板走过许多地方,其实,曾经也有人看见过我,我记得,就在到了哑舍后不久,有过一个叫做李思训的人曾看见过我,他并没有把我带走,听他所言,当时武氏当政,无李家宗室立足之地,他辞官隐居。后来,他时常带着笔墨纸砚前来哑舍内间,以我为模板,摹出《江帆楼阁图》。又过了几年,唐中宗即位,他受封,走了。我没有再见过他。
        我继续跟着老板走南闯北,唐亡,乱世,宋兴……经历的越来越多,看到的越来越多,渐渐的,记忆开始模糊,情感也开始变得淡漠。
        元符三年,我仍记得与您的初见。那时,老板已找到那位秦朝大公子的转世,哑舍刚刚搬到汴京,那日原本应无人前来,而那位冒失的转世孩童却是将您的堂弟带入内间,听到赵令穰的怒斥,我有些烦躁,不过一个庸人,却是打扰我睡觉。他追逐着小童离去之时,我松了口气,准备继续睡觉。却是又听到了一阵脚步声,我有些反感地看向门口,那是我至今未曾忘怀的画面——您逆光而立,一袭紫衣,手持一柄折扇,端的是浊世翩翩佳公子。而令我惊讶的是,您眼中的惊艳,您可以看见我。那时,我是开心的,已经百年余未有人能看见我了。
        您想带我走,我很欣喜,在内间待了几百年的我,终究是想要换一个地方的,但是,带我走……
        老板说出“本心”,我看到了您的疑惑以及不屑,是啊,本心,唯一可以化解四季图诅咒的方法。您答应了,您的手碰在四季图上的一瞬,羁绊产生,主人,余生我陪你走。
        随后您皇兄病危的消息传来,我看到了您眼中的惊异、迷茫以及……狂热。
        “虽有明察之资,仁义之志,一旦富贵,则背亲捐旧,丧其本心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不知,您能陪我多久……
        后来,您登基,老板将我们送至皇宫,您将我们挂在延福宫偏殿,不时会来看看我们。我喜欢看您写字作画,喜欢听您作诗,在朝堂为明君,在偏殿您是最好的才子。
         一开始您最常看的是我,而我一直未曾变化,是否说明您本心未失?我听说过您的明君之名,后来,您长大了,渐渐地将目光移向《童子戏水图》,而我颜色未失半分。恭喜您,前二十年本心未失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……后来发生了什么呢?《童子戏水图》变成空白,《落叶图》颜色渐失,您重用蔡京,本心已失,我不知该做什么,或者说,不知道能做什么,应该是,我,只能看着一切而无能为力。您依旧会在偏殿作诗,现在的偏殿已经变得更加金碧辉煌,可我却不再喜欢您的诗,又有什么意义呢?越来越多的诗,不过见证着您越来越昏庸罢了。那一日,城破,国亡,您为我题签,因为只有我还未曾褪色……
        再后来的几百年中,我颠沛辗转,身上印章愈发多了,可惜,他们没有一个是四季图的主人,我一直无法遇见您的转世,也是在这些年里,我懂得了老板的执着,我开始有些嫉妒他,他还可以一次次找到他所追寻的人,而我,却一次都没有!
        清,我遇到了可以称之为可笑的事,我被敬献给了他们的皇族,我想笑,想哭,我认识他们,我想,您也记得他们,女真——金,何其可笑,宋亡,金仍存。清的帝王——乾隆为我题字,真是荣幸!主人(划掉)殿下,我跟您说,他真的是题字狂魔,居然直接在画上题字,而且有五十八个字,真的,委屈。
        百年后,清亡,乱世,建国,我到了故宫博物馆,至此,彻底安稳下来,但是我依旧没有遇见您。
        丁酉年七月廿五,我在故宫午门展出,一波又一波的游客走过,肆意评价着我的相貌,我身上的题字、印章,看着他们或惊艳或懵懂的眼神,我有些遗憾,还是未曾见到您。
        又是新的一天,我依旧在展览区,面前依旧人来人往,依旧会有人驻足观看,直到,我感受到了一个在我面前站了许久的人,是您吗?看着那人与前世无二的相貌,看着那人眼中的怀念与悲哀,我有些想哭,终于,见到您了……
        我看到您趴在展柜上看着我,我是不是可以自作多情地认为——您还是记得我的,您,还是爱我的?我用眼描绘着您的相貌,近乎疯狂,我想把您的相貌刻入脑海,直至消亡。
    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我听到了展厅人员提醒您离开的声音,第一次,在您走后的几百年中,我第一次对一个无辜的人产生了一种压抑不住的恶意,我看着您直起身,然后离开,我看到了您一瞬间回头,我追寻着您的背影,直到您的身影隐没在人群中……
        我细细回忆着您的样子,在这一世您是一位画师吧,真好,您一定很幸福很开心吧,谢谢您还愿意来看我,谢谢您没有忘记我,我感觉到了您身后的画筒中是四季图画灵,真是,嫉妒啊,他可以一直陪在您的身边,我……终究是与您无缘了,罢,只要您幸福就好,虽然您的未来终不会有我。
        愿您一切安好,百岁无忧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丁酉年七月廿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游春

评论(11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