隰之荷华

不知道是什么皮的智障戏

         笑着踏上断壁,看着城中的死气向上蒸腾,战争的硝烟味还未散去,城中却已了无生机。
        又一座死城,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中匕首,看着城中随意丢弃的尸体深思,若是尸体不及时处理,恐怕会引发疫病,不如,笑眯眯地从断壁上一跃而下,走向城池,由我来处理罢。
        踩在被鲜血浸泡的土地,血腥味混合着潮湿的土腥味涌入鼻腔。
        脚下的青石板上布满裂痕,脚踩上去的一瞬,丝丝血液从裂缝中冒出,濡湿了鞋底。有些嫌恶地加快步伐,真是令人恶心。
        微微运气,尽可能避开路上的尸体,尸体都是同一天产生的,腐败度却不尽相同,看来,就是这里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快步走到城中,挑剔地打量着这块布满血腥的土地,选择了一块相对干净的地方站定,抬头仰望天上的星辰,阴时已到,万事俱备,拿出怀中的招魂幡插在地上,一时间狂风大作,招魂幡随风而动,阴风已至,何不过来?
         一具具尸体从地上爬起,四肢僵硬地向着招魂幡挪动,笑嘻嘻地靠在招魂幡上,看着这些尸体一步步向着中央移动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,尸体可没有任何作用呢。
        微阖上眼,抽动手指,丝丝阴气从地底冒出,慢慢爬上尸体,厮杀罢,吾需要的只有最强者。
        尸体的动作渐渐灵活,身上泛起紫色,成僵。睁开眼,静静地看着尸体宛如发现了美味一般互相扑杀,想起了曾经第一次尝试养尸的场景,没有这么多尸体,没有招魂幡,甚至……百无聊赖地看着眼前自相残杀的戏,看着死亡者消散。
        所以说,哪怕有一日没钱了,大概凭借清理尸体也可以养活自己罢,只要不会有卫道者来说自己亵渎死者……想到这儿,却是笑出声,连这么无聊的事情都开始设想了么?
        笑眯眯地加快了阴气的输送,不少僵尸抽搐倒地,依旧拼命向着招魂幡前进,有的僵尸挣扎着吃下倒地的僵尸。适者生存,强者为尊,仅此而已。
        三日后,再次踏上断壁,笑着朝死城挥挥手,身后空无一物。
        吃得可还满意?
        呵呵,走吧,去下一座城。

评论(5)

热度(2)